笔趣阁 > 农家乐小老板(柴米油盐) > 第 192 章

第 192 章


陈安修和章时年的关系并没有因为分开一段时间而有所缓和,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,现在两人除了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其余的再无任何的交集,眼神交流都极少,这大概是两人关系确定下来之后爆发的最长的一次冷战,以前小打小闹也有过,但基本当天就解决了,哪像现在这样,大半个月都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安修心里很明白,他们的分歧由来已久,不过因着先前发生的事情太多,他们之间的矛盾反而忽略了,现在外面的事情一解决,内部的问题就出来了,通水道只是个导火索,没有这件事,也有会下一件事,他们之间总会走到这一步,他们两个在性格和对事情的认知上就有许多不同,这两年虽然双方各有妥协,但在有些问题上总不可能完全磨合到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谁对谁错就可以解释地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安修窝在草丛里,把这个季节最后一点草莓摘下来,真的没多少了,大大小小的参差不齐,吨吨前几天从美国打电话回来,还惦记着小饭馆里这点草莓,他打算过水稍微煮一下,密封起来,做成草莓罐头,这样吨吨下个月回来,还能吃到,他看篮子里这点,满打满算,也就能做个三四瓶。他想着到山上里的果园里找找,看看是不是还能再找到点。在门口遇到外出归来的李妙雅,手里抱着一个包装不错的长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先生。”对方热情爽朗地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小姐这是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老爷子买了根新的鱼竿,昨天听老爷子和陈叔他们在喝茶的时候说起,过两天想约着几个人一起到水库那里钓鱼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想法不错。”这两天他忙地团团转,有点空闲时间都去想他和章时年之间的事情了,差点忘了李妙雅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雅住在山上这是第三天了,这女孩子的性格活泼开朗,短短的时间内就成功赢得了包括孙晓他们在内的一众人的喜欢。老爷子对外介绍的时候都说这是老朋友的孙女,这次是专程来探望他们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陈安修在山上转了一圈,草莓没找到多少,但勉强凑个五瓶也可以了,菜园里两天没过去,西红柿泛红的又多了一些,他摘了个还带点青头的尝了尝,皮还点硬,但汁水足,一点都不酸,客人要的话,这个时候摘最好,路上好带,回家还可以多放几天,很多小饭馆的老顾客知道他们菜园的菜农药很少,有的是甚至是一点都没有,他们走的时候就愿意捎点下去,吃着放心。豆角昨天刚摘过,现在上面满架子紫色的花,拨拨叶子底下,光遗漏的摘摘,也能凑两盘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西不多,他没去小饭馆,直接提到了建材店,有人来要货,陈爸爸正在和人谈着,陈安修注意到店里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,他看着有点眼熟,打开看看,果然也是根鱼竿。一起买两根,还是一样的,真是个细心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陈爸爸让小乔领着人到后面提货,自己过来端茶壶,见他有兴趣就说,“这是妙雅买的,我看着这鱼竿不错,应该不便宜,我想说不要吧,人家已经买回来了,你待会打电话给你大舅家的海成哥哥问问,这鱼竿大概多少钱,咱买个东西再还给妙雅,咱非亲非故的,不好收人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我待会就打电话问他。”林海成是他大舅家的表哥,自己经营着两家海产品店,各种海货都卖,连钓鱼竿这类的东西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妙雅这姑娘看着确实不错,真没看出来,她和晴晴望望年纪一样大,但说起话来要稳重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挺不错的。”但是关他什么事啊?最近不是听一个人在他耳边夸她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壮壮,你是不是不太喜欢她?”难得的,陈爸爸也细心了一次,见陈安修神色懒懒的,没什么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谁会喜欢章时年的绯闻对象,竟然还敢带回来,他没当场爆发,就觉得自己脾气很不错了,还指望他和李妙雅相亲相爱不成?但这事嘴上不能承认,“也没有,不过是没接触过,不熟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爸爸摇摇头,端着茶壶回到柜台那里,叮嘱他说,“你就是不喜欢,也别表现出来,我看老大哥他们对这个女孩子还是挺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有分寸的,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第一次上山打野猪的时候,陈安修表现不错,枪法神准,第二次就又有人来约他一起,当时章时年带着冒冒正在屋里弹琴,也不知道听到院子里的谈话没有,反正没出声,陈安修没怎么考虑就找个理由拒绝了,他颠颠地跑回屋里,结果那人一句也没问,眼光都没扫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去小饭馆那里看看,你在家看着冒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安修抓抓头发,带上门出去,快要转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,却正看到李妙雅推门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章时年等陈安修走后,合上琴盖,把膝盖上的冒冒放在上面,点点他的鼻头说,“冒冒,你说大爸爸这次欺负你爸爸是不是有点狠了?”自打他回来,他看得出安修是在想办法与他讲和,但安修的记性实在不怎么好,一次两次这样,三次四次还是这样,在英国的时候答应好好的,上次冒冒失失去救林长宁他就不说,那是人子的本分,之前又是通水道,好不容易他觉得自己缓过一口气了,他又山上打野猪,弄的自己身上血迹斑斑的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爸爸也是普通人,心脏也没比别人多长一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外面有动静,章时年抱着冒冒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章先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妙雅?那边坐吧。”章时年指指树底下摆放的桌椅,没有请人进屋的打算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妙雅笑笑入座,问道,“陈先生不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时年回屋,拿了冰箱里冰着的西瓜汁出来,语气亲近地说,“他在家里闲不住,刚刚出门了,我正打算带着冒冒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的感情真令人羡慕。”李妙雅出入社交场合也不是一年两年,是个十分知情识趣的女孩子,知道章时年没有多谈的心思,她把手里的小盒子推过去,“在这里打扰了几天,实在不好意思,小小的礼物,一份心意,章先生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有事要出门,李妙雅没有多做停留,她送来的东西,章时年没看,直接丢在抽屉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放东西的抽屉是公用的,也没刻意分开过,陈安修晚上找自己手表的时候就发现多了小盒子,打开一看,是一副精致的钻石袖扣,章时年袖扣之类的东西很多,但这副他看了许久,实在没什么印象,他拣出来丢到旁边那个很少用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八月十六是冒冒的一周岁生日,这么点的小东西,陈安修也没把他的生日太当回事,就想着给他做点好吃的,就这么着吧,但章时年显然不是这么想的,他那天给冒冒定了一个很大的双层大蛋糕,上面满当当的都是冒冒喜欢吃的各种水果,蛋糕顶上还光秃秃地插了一根彩虹蜡烛。但是冒冒又不会吹,最后还是章时年和陈安修帮着吹灭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要送礼,章时年没让,他给冒冒送了一个带着铃铛的小脚链,走路的时候会叮铃铃地响,冒冒高兴坏了,每次迈右腿的时候都使劲跺跺脚,吃蛋糕的时候,别人都还好说,他直接用手抓的,吃完了,一手一脸的全是蛋糕渣子,陈安修看着好玩,拍了不少照片,传到楼南他们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响起来,陈安修一看是楼南,马上接起来,刚想和对方炫耀两句,就听那边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喊他,“陈叔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糖果啊,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弟弟过生日,正在吃蛋糕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蛋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糖果要不要来玩?叔叔给你留一块大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糖果两只胖爪爪抱着手机,眼睛晶晶亮,神色很认真地点点头,糖球在旁边拍他一下说,“笨蛋糖果,小陈叔叔看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安修已经在这边听到了,就笑说,“那糖果早点来啊,我给你留着。”接着是楼南的吼声,“糖球,你是不是又在抱着电脑玩游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了,没了,我在教糖果认数字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别着急生气,真的不是游戏界面。”这是叶景谦调和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话中途被挂断,但陈安修知道那边一定很热闹。席面上陈安修喝了点酒,章时年半扶半抱把人弄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临睡觉的时候陈安修滚到他那边,章时年帮他换了睡衣,将人塞到另一个被窝里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冒冒的生日过后,章时年说是公司最近忙,单独在市区的房子里住了快一周了,以前也有这样的先例,但这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忙,刚刚阿joe的电话,说是公司里来个几个重要的客人,章时年陪着喝了点酒,还没吃饭,

        “啪。”第二十七只蚊子阵亡在陈安修的巴掌下,山上草木多,晚上花脚蚊子特别多,陈安修在门口灯下站了这大半个小时,身上早不知道被咬了多少口了,总算看到有车过来了,这个时候来这边的,除了章时年不作他想。

        阿joe把车子停下,陈安修刚想过去把人扶出来,但章时年已经打开车门自己下来了,可能是真的忙,人看着真的是瘦了,身上有酒味,但不是很重,人看着也清醒。

        阿joe送完人就走了,章时年回房洗澡。


  (https://www.sytxt.cc/read/72970820/10756847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sytxt.cc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ytxt.cc